免费彩金网站中国作家网>>原创>>散文?随笔

免费彩金网站:坐庄

2018年01月04日11:18 来源:中国作家网 王富红

岳父中等个子,皮肤黝黑,五官端正,坚毅的神情印记着岁月的沧桑。岳父一生不易,父母早逝,靠哥哥、姐姐拉扯成人。他曾经是青海省路桥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人,长年工作在牧区的工地上,起初为修路工,后从事食堂管理工作。

所有亲友都知道,岳父生前最大的喜好就是喝酒。

妻嫁给我之后,慢慢发现我们的小家太过冷清,就不无抱怨地“讽刺”起来,你们知识分子就是清高,互相都不怎么来往。每当这个时候,她就会自豪地说起娘家时岳父经常呼朋唤友到家里喝酒、热闹的情景,令人着实羡慕。但没办法啊,由于本人性格内向、不善言谈,且不胜酒力,因此,酒友自然就很少了。随着时间的流失,妻也慢慢适应了这种清净,且多次劝岳父少喝酒。

刚成为岳父家的女婿时,可能出于对我这位“知识分子”女婿给点下马威的考虑,岳父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不怎么跟我说话。立威期结束后,在有一次喝酒时,他便把他的历史尤其是喝酒史和盘托出了。

岳父的酒友很多,但对脾气、经常在一起喝酒的也就四、五人。每当闲下来后,他们就轮流坐庄请客喝酒。由于是常年的好友,因此对酒、菜没啥讲究,高兴为主、尽性就好;他们喝酒也很有分寸,见好就收,很少酩酊大醉。当然,也有喝大的时候,也没少挨丈母娘的“骂”。酒喝的差不多了,他们就或打牛九牌,或打麻将,或唱酒曲,或拉胡琴,陶醉其中、好不快活。

妻曾经多次谈起,大舅子小时是家中唯一的男孩,不仅全家人很宝贝他,就连岳父的这些酒友也对他视为己出、疼爱有加。每当大舅子过生日时,他们免不了要聚餐喝酒,这时,他们都会买各种当时十分昂贵、时髦的玩具送给他。此时,岳父脸上写满了满满的幸福感:不仅是为他的长子,更为这些人生的知己。

后来,等小姨子也嫁人了,岳父就有了三个女婿,这时在家庭内部就可以“开辟第二战场”,勿需为打麻将时的三缺一犯愁了。此时,岳父就把他们酒友间的喝酒规矩复制了过来:由他、我们三个女婿每周末一次,轮流坐庄请客小聚,一个月正好完成一轮。由于我们三人当时是年轻人,都有自己的朋友圈,周末免不了有其他应酬,所以爽约的现象较多。但岳父却十分认真,每当轮到他坐庄时,早早地就催丈母娘准备饭菜,他则不安地在家里进进出出,盼望我们早点到来。如不见来,就叫两个舅子打电话催促;如不见效,他就亲自打来电话,这时不免“挖苦”一番、上个话什么的。

每当岳父坐庄时,在喝酒前他都要问我和三挑担最近有没有回老家去(大挑担的父母早已去世),当他听到前不久刚回去过时就很高兴;当听到有一个多月没回去时他就会立刻沉下脸来:这么长时间不去看看父母,应该吗?这时,我就很羞愧地向岳父保证:下星期一定去!

年轻时,我们两口子也不免吵架、斗嘴甚至动手。有次,“战斗”正在进行中,岳母打来了电话,妻哽咽着应着岳母的问话,我吓得赶紧躲到了别的房间:这下完了,岳父肯定是要收拾我的。可是,过了好几天,依旧风平浪静,岳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慢慢地便将此事给忘记了。

有次,轮到岳父坐庄了。酒过三巡后,岳父便把妻叫到跟前“没头没脑”地说了一顿,妻委屈地掉下了眼泪。细听后,我才明白,就是为前次我俩的吵架,岳父在教育自己的女儿:男人们在单位工作不容易,作为女人要多体谅。我在忐忑不安地等待责罚时,岳父却一句话都没说我,若无其事地在吃菜、喝酒。面对岳父的宽宏大量,我羞愧难当,内心在反复地做自我批评,暗暗向岳父发誓:一定要改正自己的毛病,绝不会让他和岳母为我们操心、伤心。

岳父喝酒很有原则性。每次在他家喝酒时,下午五点左右,他就让人去做拉面。吃过饭后,他宣布结束战斗,大家都滴酒不沾。稍待片刻后,他就让我们早点回去。在我们几个人家里喝酒时,往往饭还没吃完,他就催着大家快回去,好让庄家收拾碗筷、打扫卫生。喝酒时,谁要是喝多了失态,岳父便会斥责,并赶忙让家人扶下去休息。

岳父岳母在世时,他俩有明确的分工:岳母掌管钱柜,酒柜的钥匙则由岳父随身携带,须臾不离。其实,岳父的酒柜就是那种老式的略显笨拙的木箱子,里面存放的都是过年过节亲朋好友送的、他舍不得喝的所谓“好酒”,多半是外甥、女婿孝敬他的。每次他坐庄时,他都亲自去厢房打开箱子取酒,先取出两瓶,不够喝时便命小舅子再取两瓶。等小舅子取酒回来时,他便迫不及待地要回钥匙挂到钥匙链上。

岳父去世已经一周年了。在岳父存世的最后四、五年里,由于严重的肺心病被迫中断喝酒。每当喝酒时,看到他眼馋的样子,我们十分不忍,便把酒温热后让他慢慢地喝上两杯。喝完后,他还有再喝的意思,但我们不会再让他喝了,就让晚辈们陪他去看电视或到室外去转转。这个无奈之举,对于一生“嗜酒如命”的岳父,近乎是一种残酷的折磨、甚至是虐待!最后一两年里,岳父终于滴酒不沾了,但没看出他有眼热的迹象,大概是长期的强制戒酒见了成效。去年春天,岳父的病情明显加重了,第一次住进了省二医院,第二次住进了高心所,第三次省医院婉言拒收。头脑清醒的岳父每天注视、抚摸自己日益浮肿的四肢,总是自言自语地说“不成了,再吃不了几天饭了”弥留之际,不知他经历了怎样的挣扎、绝望和不舍?

自从成了岳父、母的女婿后,原本不胜酒力的我就与酒结下了深缘。是酒让我们坦诚相待,是酒让我们互帮互爱,是酒让我们其乐融融。人生有好多关系网,但由岳父构建经纬的这张亲情网牢不可破、历久弥固。

人生难得知己。岳父大人,在您一周年忌日之际,我想对您说,对于我来讲,您不仅是一位可敬的长辈,更是一位可亲、可信的朋友;此生我们能够成为翁婿,真的很好!

如今,您去了,下次如何轮流坐庄喝酒?我将与谁共饮?

此刻,我欲独酌先请您喝了这两杯敬酒吧,我的岳父大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