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作家网>>原创>>评论

免费彩金网站:读汪曾祺的《珠子灯》

2017年12月18日11:57 来源:中国作家网 郎咸勇

汪曾祺的小说《珠子灯》,描写了孙淑芸这个“未亡人”的形象。

孙淑芸是一个有知识、有文化的旧中国女性,她曾接受过较为开明的传统教育,也接触过新思想,然而迂腐的家庭教育使之背负了沉重的封建贞节观念,让她难以摆脱封建礼教的桎梏。

她在丈夫王常生去世之后,顿感阴风飒飒,黑雾迷蒙,周天寒彻,砭人骨髓,为了挚爱的丈夫,也为了家庭“荣誉”,遂而孤影四壁,斩断尘缘,桎梏性灵,压抑情感,从一而终,誓无二志,她在“新房”里僵卧长愁,做了十年活死人后,终于在万念俱灰中寂然死去。

小说开篇即言“这里的风俗,有钱人家的小姐出嫁的第二年,娘家要送灯”,而“送灯的用意是祈求多子”。

随后,又描写了人欢马叫,热闹繁华的送灯场面。

“元宵节前几天,街上常常可以看到送灯的队伍”,但见“女佣人穿了干净的衣服,头梳得光光的,戴着双喜字大红绒花,一人手里提着一盏灯,前面有几个吹鼓手吹着细乐”,于是“远远听到送灯的箫笛,很多人家的门就开了。姑娘、媳妇走出来,倚门而看,且指指点点,悄悄评论”。

这里对送灯热闹场面的描写,目的有二:

第一,为孙家大小姐孙淑芸的出嫁,布置下紫气漫天、吉祥和谐的场面,从而以乐景正衬乐情,烘托渲染了热闹的气氛。

第二,与结尾孙淑芸去世的悲凉场面相呼应,从而形成鲜明对比,以“倍增其哀”也。

另外,小说是否也氤氲了一层人生乐始悲终的深意呢?也未可知也。

随后,小说介绍了各种灯。

小说首先概述道“一堂灯一般是六盏”。

然后概括介绍了挂在四角的四盏较小的“羊角琉璃泡子”和一盏“麒麟送子”。

接着详细介绍了主灯“珠子灯”:介绍了其结构“灯体是八扇玻璃,漆着红色的各体寿字,其余部分都是珠子,顶盖上伸出八个珠子的凤头,凤嘴里衔着珠子的小幡,下缀珠子的流苏”,介绍了其“分量相当的重”,介绍了“这是一盏主灯,挂在房间的正中”。

最后简单介绍了“灯节”时“上灯”、“落灯”的风俗,并以“平常这些灯是不点的”遥呼了后文的“这六盏灯也再没有点过了”一言,与之传情达意,暗递秋波也。

紧承上文,小说突出描写了“上灯”时祥和宁静的氛围。

元宵的灯光是“柔和”的,“尤其是那盏珠子灯,洒下一片淡绿的光,绿光中珠幡的影子轻轻地摇曳,如梦如水,显得异常安静。元宵的灯光扩散着吉祥、幸福和朦胧暧昧的希望”

如此美妙的环境,就渲染了气氛,烘托了心情,给人以暖融融的祥和之感,然而它却没能给孙淑芸带来吉祥、幸福和希望啊。

窃以为,这里的“如梦如水”者,大有深意,就暗示了孙淑芸之人生“如梦如水”、前景朦胧难卜也。

孙淑芸嫁给了王常生,但是“她屋里就挂了这样六盏灯”,为什么“这六盏灯只点过一次”,这就设置了悬念,悬吊着读者胃口,让人急于一探究竟。

随后几段文字,描述了夫妇二人那新婚燕尔、琴瑟和谐、甜蜜美满、妙不可言的夫妻生活。

王常生是位有新思想的进步青年,他请孙小姐放脚,而孙小姐也读他带回来的进步书籍,并受到了他的新思想影响,然而老天不佑善人,王常生突染沉疴,一病不起,享年不永,芳年早逝,他在临死前很开明地留下遗言,让孙小姐“不要守节”。

然而,夫妇二人那灿若美玉、柔情蜜意的生活,尤其是“孙王二家都是书香门第,从无再婚之女。改嫁,这种念头就不曾在孙小姐的思想里出现过。这是绝不可能的事”,就让孙淑芸浸润了“女子从一而终”的封建贞操观念,就为她的守节铺垫了厚重的一笔。

随后,作者淡淡一言“孙小姐就一个人过日子”,将其枯寂无聊的寡居生活一带而过;另外这里还有一言“这六盏灯也再没有点过了”,就遥呼了第二段“平常这些灯是不点的”和第四段“不过这六盏灯只点过一次”两处文字。

因为,从此之后,就只有孙小姐一个人守寡过日子了,还点什么灯啊。

守寡的生活是冷酷无情的,痛入骨髓的,违反人性的,于是孙小姐“变得有点古怪了”,具体表现在“她屋里的东西都不许人动。王常生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永远是什么样子,不许挪动一点。王常生用过的手表、座钟、文具,还有他养的一盆雨花石,都放在原来的位置”。

本来,“孙小姐原是个爱洁成癖的人,屋里的桌子椅子、茶壶茶杯,每天都要用清水洗三遍”,可是“自从王常生死后,除了过年之前”,大洗一天之外,“平常不许擦拭”,就是这,还得“她亲自监督着一个从娘家陪嫁过来的女佣人”来干。

作者尤其不厌其详地描写了里屋炕几上的一套茶具,但见“一个白瓷的茶盘,一把茶壶,四个茶杯。茶杯倒扣着,上面落了细细的尘土。茶壶是荸荠形的扁圆的,茶壶的鼓肚子下面落不着尘土,茶盘里就清清楚楚留下一个干净的圆印子”。

在这里,“上面落了细细的尘土”、“茶壶的鼓肚子下面落不着尘土”、“茶盘里就清清楚楚留下一个干净的圆印子”等细节描写,均给人以荒凉冷落、尘埃漫生之感,这就深刻凸显了守寡生活之荼毒人性,灭绝人性,给读者留下了惨痛泣血的印象。

于是,孙淑芸“病了,说不清是什么病”,“除了逢年过节起来几天,其余的时间都在床上躺着,整天地躺着”,“就这么躺着,也不看书,也很少说话,屋里一点声音没有”,她还活着么,只是一个还喘气的活死人而已。

随后作者又描述了“天上的风筝响”,还有“斑鸠在远远的树上叫着双声,‘鹁鸪鸪——咕,鹁鸪鸪——咕’”,还有“麻雀在檐前打闹,听着一个大蜻蜓振动着透明的翅膀,听着老鼠咬啮着木器”,这些声音都使用了以声衬静手法,反衬了孙小姐屋里的死气沉沉、内心之深如古井,那屋外动物的活动,那麻雀、斑鸠等动物充满生机的生命活动无不与与屋中死寂的氛围、孙小姐估寂的内心世界形成鲜明对比。

正所谓“短叹长吁对锁窗,舞鸾孤影寸心伤”,“夙世已违连理愿,此生难觅返魂香”啊,哦,灵魂已经死了,肉体还能久活么。

最后,小说还描写了珠子落地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,“那是珠子灯的某一处流苏散了线,珠子落在地上了”,这就再次使用以声衬静手法,反衬了“锁着的房间里”的死寂落寞,绝无生机,暗示了人物命之将终,因为“珠子”的兴衰与人物的存亡暗暗相连啊。

于是,孙小姐就“这样躺了十年”后,终于死了。

小说最后描写道“从锁着的房间里,时常还听见散线的玻璃珠子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的声音”,这就以哀景正衬了哀情,给人以挥之不去的凄冷之感和伤痛之感。

呜呼,痛载!

最后说说小说的题目。

文章家有言“题好一半文”,是啊,题目犹如黑夜里的灯笼,能照亮读者的眼睛,《珠子灯》就起了灯笼之用也。

首先,小说题目为《珠子灯》,而在这篇小说之中,先后出现了“平常这些灯是不点的”、“不过这六盏灯只点过一次”、“这六盏灯也再没有点过了”等句子,这些句子贯穿文章始终,既回扣了题目,也在结构上起了线索之用也。

其次,“珠子灯”既表现了小说的风俗人情和传统文化,也为小说营造了浓郁的气氛也。

另外,“珠子灯”还暗示了小说人物的命运,因为“珠子灯”的兴衰与人物存亡是同步的,因此,作者通过“珠子灯”这一物事,表达了对孙小组悲剧命运的深刻同情与深度思考。